详细

国际原油市场的“权力”博弈

来源: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时间:2019-04-01 09:19浏览量: 【字号:

传统的OPEC组织开始衰落以实际领导国沙特为首的众多OPEC国家曾试图与页岩油展开一番激烈的较量,最终的结果就是2016年年初将原油价格砸在了30美元/桶之下,随后OPEC原油生产国传统的OPEC组织开始衰落以实际领导国沙特为首的众多OPEC国家曾试图与页岩油展开一番激烈的较量,最终的结果就是2016年年初将原油价格砸在了30美元/桶之下,随后OPEC原油生产国认输,在本国外汇储备告急的情况下,一场轰轰烈烈的减产运动再一次将油价推回到了80美元/桶。 在这场OPEC的战略反击中,可以说页岩油以其灵活的生产以及低廉的成本体现了市场新兴势力巨大的韧性。 在传统形式的较量中,OPEC根本无法真正撼动页岩油的根基,但页岩油却可以利用自身的优势“温水煮青蛙”,一点一滴瓦解OPEC的攻势。 沙特是OPEC实质上的领导国,其他产油国也跟着沙特的脚步亦步亦趋,不管是在减产还是增产行动中,沙特都是其中的最大变量。

因此,关注OPEC整体的诉求,需要先分析沙特对于油价的诉求。

在沙特王储小萨勒曼的改革计划中,资金是其计划的重要基础。 其提出了“愿景2030”计划,该计划的核心目的是重新打造沙特的经济体系,减少沙特国内对于原油产业的依赖,为沙特确立“阿拉伯与伊斯兰世界的心脏、全球性投资强国、亚欧非枢纽”等三大远期目标。 然而愿景终归是愿景,能否实现则要看沙特的资金能否支撑小萨勒曼的雄心,因此沙特阿美的IPO项目是其快速筹措资金的一个重要手段。 除此之外,油价的高低也将会极大地影响到沙特的收入以及外汇储备的变化。

从沙特外储与油价的走势图上可以看出,沙特外储在2015年油价大跌后出现了巨大的缩水,截至目前已经较峰值缩水近35%。

在沙特领导的OPEC国家实施减产行动之后,沙特的外储水平下滑的速度明显放缓,但随着2018年四季度油价暴跌,沙特的外汇储备再次拐头向下,这也是沙特为何不遗余力地超预期减产的主要原因。 从沙特外储的变化与油价的走势图上,这种情况看得更加清晰。

在2015年至2017年,沙特的外储一直处于环比下滑的趋势,直到2018年,这种趋势才有了止步的迹象,预计沙特的财政成本在70—75美元/桶之间,沙特对于原油价格的诉求大约在80美元/桶之上。 只有这样,沙特外储才能够保持增长的态势,小萨勒曼的改革计划才有盈余的资金进行补充。 沙特如此,其他产油国更是如此。 对于高油价的强烈需求几乎是每个OPEC成员国的共同特征。

与此同时,OPEC除了在成本上不具有优势以外,有迹象表明,随着国际原油市场博弈的加剧,OPEC内部问题也越来越严重。

第一个问题是OPEC组织向OPEC+的转变。 这一转变是OPEC吸纳了俄罗斯作为减产联盟。

而俄罗斯由于各种原因,在减产问题上往往秉承着“私利大于公利”的心态,减产之时“静若处子”,增产之时“动若脱兔”,而且在OPEC整体决策的影响力上,俄罗斯的权力仅次于沙特。 OPEC的这种权力外放,令众多OPEC成员国心生怨言,其中最直接的影响就是2019年年初,卡特尔宣布退出OPEC组织。 第二个问题是美国对OPEC国家的干预。 这一方面表现在美国对伊朗以及委内瑞拉的制裁上,美国通过制裁与豁免,可以轻松影响油价,实现其政治利益,而OPEC稳定市场以及维持油价在理想区间的任务就显得更加艰难了。

另一方面是表现在美国NOPEC法案的制定,这个法案旨在限制OPEC国家对于原油市场的操控,强化美国对于原油市场的影响力。

如果法案被通过,那么美国将有可能通过这部法案限制OPEC成员国的出口,或者在OPEC油价诉求与美国相悖时,动用法案对OPEC形成巨大的威慑。

在与美国的抗争中,OPEC国家不仅面临着综合实力不济的困扰,更是在成本上不具备任何的优势。 在这场实力悬殊的较量中,美国的话语权越来越大,OPEC的话语权越来越小,当初那个豪言对美“原油禁运”的OPEC组织已成为历史。

正是在这场影响力的衰退中,OPEC成员国的存在感和使命感正在变得淡薄,对于原油市场的话语权也正在逐渐减弱。 新兴的美国即将控制市场美国在原油市场的优势在于,其不仅是全球最大的原油需求国,更是全球第一大原油生产国。 2018年以来,美国原油产量激增250万桶/天,达到创纪录的1210万桶/天,市场普遍预期2019年年底之前美国原油产量将突破1300万桶/天,其原油生产商低廉的运营成本是传统的原油难以抗衡的。 另外,在综合实力上,美国的综合国力决定了美国在国际市场的话语权更强,利用美元的霸权,美国能够轻易地控制一个国家的国际业务,以此来影响原油市场的发展。 在成本优势上,美国的的页岩油商在经历2015年至2016年的原油暴跌后不断缩减开支,根据WTI远期曲线的走势,其完全成本大约在50美元/桶附近。

根据彭博的测算,成本较低的页岩油成本仅有40—45美元/桶左右,如果按照当前Brent-WIT原油期货价差8美元进行计算,相当于Brent成本在60美元之下,也就是说,美国的页岩油生产商的成本要比沙特财政平衡需求低15—20美元/桶。 因此我们推算,Brent价格在60美元/桶之上,页岩油生产商将会开始获利,而沙特需要将油价维持在75美元/桶甚至80美元/桶才能够真正满足整个国家收支良性发展,这其中的差距正是OPEC成员国与美国页岩油交量之间的被动之处:不减产油价难有起色,国内矛盾加大;减产则会被迫让渡市场份额。

拥有如此低廉的成本以及高额的产出,美国必将从一个曾经的原油进口大国转变为出口大国。 根据IEA的预测,美国的原油产量在2021年前仍将以较快的速度发展,到2023年,美国将会成为仅次于沙特之后的全球第二大原油出口国。 那么在高额出口背后,必定是市场份额的争夺。 只要OPEC坚持减产,那么其下滑的市场份额必将由美国来填补,这才是美国战略背后的目的。

低油价促使OPEC减产,同时美国对产油国的制裁逼迫其被动让出市场份额,最终美国原油将会出现在那些曾经的OPEC的“领地”,在这场毫无胜算的较量中,OPEC必将败下阵来。

所以从美国的战略角度看油价,WTI原油期货50—60美元/桶将会是其舒适的区间,这个区间既不会让传统的OPEC国家大幅增产,同时也会让美国的原油生产保持较大的活力。

只有这样,美国才能够不断地从传统区域蚕食市场,不断扩大其市场份额。 国际原油市场的硝烟从未结束,而我们正在见证着权力从老牌原油生产国向新兴原油生产国的转移……责任编辑:刘文强。

相关新闻:
上一篇:腾格尔翻唱蔡依林“日不落”再成嗨歌 下一篇:五指歌幼儿园音乐课件